导入数据...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盐滩赋
[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  [手机版本]  [扫描]  发布时间:2008年1月21日
  查看:6
  来源:冯家道(江苏省金桥盐化集团有限公司)

     承上下四千年;覆方圆六百里。中华脐部,铺砌千旬玉带;黄海母腹,孕凝万顷银砂。身伏四市,肢延八方。北倚鲁津,南凭沪浙;西观欧亚,东指日韩。海滨广斥,千圩整聚;涂埝长开,万格平齐。盐争冬夏,熬波澜而出素;廪矗春秋,屑琼玉而披沙。千古淮盐自此伊始;一方水土因缘衍生。
    斯滩也,枕烟涛与日下,星辰与共;吞风雨与云间,潮汐相连。四时之景不同,“三色”之容各异。春风驰毂,泥苏埝醒;新雨衔觞,池涨冰消。潮满闸开,水盈人动。琼田厚卤,玉道长沟。赤日情牵引线,氯钠成婚;暖风意寄为媒,银盆结子。皓皓滩中之白,辽辽堤外之蓝。水中牧贝,春雨倍增灵性;泥里投珠,晴波尽显生机。酷暑疯狂,日蒸滩烤;水门肆虐,雨霸风骄。宇横霹雳,雷震与心共跳;空纵水川,雨浇随汗齐挥。云彩缝中,抠出层层叠玉;炽暑箱里,曳来滚滚精银。
    秋从夏雨声中入;笑在银仓眉上传。千台机动,四处声攒。天呈高远,金光灿灿;地入苍茫,雪廪巍巍。夕阳犹醉,百里醺醺,水翻霞皱;月色如浆,千塘冶冶,舟动鱼惊。叶茂花繁,棉丰麦旺,块块浑如农社;鱼宽蟹壮,贝满虾肥,池池犹比龙宫。冰封雪舞,霜虐风饕。热肠滚处,催冰化雪;勤足奔时,感地融天。
    思哉,谁解世间凉热,唯有滩上人知。滩乎,魄也。千年包容,独守人间本朴;百代静笃,尽呈世上晶心。滴水可藏海韵;粒晶能品贞醇。万缕真情犹谱;几多风物堪歌。
大潮兀涌,推朝日而灿大港;雄笛长鸣,启巨轮以征新航。重规山海,变千年古滩于瞬息;复振港城,化万顷新池于倏时。“城中城”而造地;“园中园”以围田。嗟乎。浩浩车轮滚过,掀烟尘以蔽日;遥遥涂埝撕开,填土石而连云。
    沧海几经,潮生汐落,痼尘涤去;征程复迈,风鼓帆悬,甘雨随来。故滩变重生豪气;然水竭复展雄风。足步通衢广陌,身融绮榭华台。群楼雾列,环深荫而花抱;众企星罗,辟幽境而车围。井蛙近窥,何晓流霞窄阔;云鹫远瞩,焉能随俗沉浮。依大港而开功业,越步共进;傍新城而跨金桥,殊途同归。
    无论分合之说,不生悲喜之心。苍滩霭卧,由他风来风去;辽海空垂,任凭云卷云舒。此滩此海,此处心魂独守;他水他山,他方情爱难留。吟短赋长,皆归胸臆;文深言浅,尽在心波。文犹未尽,更成一律:
    千秋静泊守苍茫,孤枕涛声护海疆。
    万顷波粼赊日色,四方玉镀列金仓。
    盐花更胜群花茂。银岭尤超众岭庞。
    不作风尘名利逐,山河且待续华章。

编辑: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