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入数据...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浴血盐谷关
[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  [手机版本]  [扫描]  发布时间:2018年4月10日
  查看:24
  来源:《中国盐业》 吴发进

引子

      公元1149 年,黄河夺淮入海,于公元1855 年北归。在这期间,黄河卷夹了大量泥沙,冲积了黄海海岸,在长江入海口以北地区的通州(今南通市) 至海州(今连云港市) 之间形成巨大的延绵四百多华里之冲积型海涂,真可谓沧海桑田,变化万千。新海涂,一马平川,一望无际,以淮河入海口为界,入海口以南地域为淮南,入海口以北地域为淮北。海涂是制造盐田的绝佳地带,于是朝庭为了开发资源,增加国课,遂调集了周围的泰州、通州、淮安、广陵(今扬州)、海州等地上万名民众,前往两淮海涂开发盐田: 挖河开沟,铺滩造池,引水高储,晒卤制盐,一片繁忙的景象,这就是形成了我国历史上有名的两淮盐区的雏形,也称两淮盐场。据史书记载,两淮盐区兴建不久,便跻身于当时规模较大,产量较高的“四大盐区”之一,到了公元1158 年,两淮盐区产盐量最高达到5000 万担(相当于现今250 万吨/年),盐业生产、储存、运输等拉动地域经济的迅猛发展,给两淮冲积平原带来生机勃勃的繁华景象,人口急剧增加,盐贸繁荣、漕运发达,两淮盐务及淮盐在大明朝代乃至世界上名气日趋扩大,以至于后来设立盐渎县(今盐城市) 及两淮盐务总督。

     由于盐业的产运销各环节皆利润丰厚,自然引来了八方商贾,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同时也被一直活动在东南沿海的倭寇盯上了,据相关史书记载,明嘉靖年间,倭寇侵扰多达七十多次,倭寇分别从吕泗卫、盐谷关及云梯关三个码头口岸登陆,沿途烧杀抢掳。每次倭寇滋扰,都造成盐民们伤亡,所以一提到倭寇,盐民们就胆战心惊,惶恐万分,由于倭寇的掳夺,每次都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公元1442年,两淮盐务设立护盐兵营,兵营统领由盐务总督兼任,兵员两千,配备枪刀等军械,同时组织盐民护卫队,当时称“盐勇”,盐勇平时就是盐民,特殊情况下组织起来应急,如维护盐斤、参于抗击倭寇、海匪海盜等。
      盐谷关就是盐坨,老盐仓,堆放盐产品的集散地。当年的盐谷关很大,类似城池,四周为护关(盐) 河,关前就是口岸码头,停靠海运和河运的船舶,装船销售方便。关,就是一堵类似城墙,中间留有一樘双扇对开的大门,关内均为高耸的若干条大盐廪,为了防止雨水淌化盐斤,盐廪表面用芦苇编织的席子苫盖,俗称盐席,盐席上面用竹签固定,又称盐签,大廪脚下有排水沟道,排水沟道有明沟和暗沟,盐廪纵横交错,宛若迷宫一般,外人一旦进入一时很难出去,四角有两丈多高的嘹望台,为了防止盐斤被偷盗,盐谷关归兵营保护及看管。
                            盐督走马上任
     嘉靖四十年,吴常青通过苏州府府试,以优异的文武兼优之成绩,拔得头筹,被举荐给朝庭,随后被派往两淮盐务任第一任总督,兼所辖兵营统领。吴常青系苏州阊门人,年方三十,自幼喜好读书和习武,七岁时被父亲送往苏州致远书院读书,十八岁时进入苏州观前寺习武,枪刀剑戟样样精通,真可谓是文武双全,长青生得英俊飒爽,长方脸,卧蚕眉,身高六尺有余,壮实魁梧,妻子王氏是苏州丝绸织造行王大户家长女,琴棋书画不在话下,又是典型的江南美人儿,小名倩儿,他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婚配八年,生得一子一女。赴任临行时,父亲将他们领到爷爷奶奶堂前跪拜后,爷爷先对他俩说:“吴家祖上都是做丝绸生意的商人,到汝辈确要去江北垦区做两淮盐官,为官不反对,但是为官要清正廉明,爱民如子,造福一方,做贪官污吏丢吴家老祖宗的脸面,我可不饶”。奶奶对他很不舍地说:  “常青啊,汝等此去何时归? 倩儿是吾等心头肉,汝记住,后院和睦,夫妻恩爱是为官之要决……”常青和倩儿都会意的点点头,常青抬头大声说“请放心,二老的教悔,孙子一定铭记在心,时刻不忘!”不日,常青在父母的陪同下,与妻子倩儿一道,来到吴家祠堂祭拜祖宗后,在父母千叮咛万嘱咐后,别开儿女,离开苏州,即将奔赴前程。按照规定吴常青异地为官,可带两位亲信随从辅佐,常青赴任前早已物色好了人选:一位是他的发小,又是致远书院的同窗陆强生,强生足智多谋,通古博今,妻子孙君儿亦是书香门第出身,两人天生一对,地长一双: 膝下有一子一女。另一位是他观前寺同门师弟刘大海,年方二十三,尚未婚娶,大海不仅博学多才,而且武艺高强,十八般兵器样样在行,是苏州地方有名的功夫后生。是日,常青一行人等遂于长江渡口乘船,经过泰州再来到了盐渎,拜见盐渎桑鹤龄桑县令后,直赴两淮盐督府上任不表。

    话说吴常青走马上任两淮盐督后,首先,带领陆强生刘大海等人,深入盐圩(制卤晒盐的区域)滩头,卤库及盐民屋舍等体察民情,在掌握实情后,雷厉风行地做了五件事,一是建造了外围大海堤,起到栏水作用,防止台风暴雨高潮位来袭时,海水倒灌,危及盐民们的生命安全,同时,也防止盐田毁损、盐斤淌化。海堤建成后,盐民们亲称海堤为“吴公堤”; 二是招兵买马,组建了盐务兵营,建制官兵两千,设水兵、骑兵、大刀队、枪队、炮队等,还组织由盐民自愿参加的盐勇队若干名,专门抗击倭寇、海盗、截获私盐,维持正常盐业产运销秩序等; 第三,划分了制盐区域,按照地理位置,将两淮盐区划分为十三个区,如射阳盐区、滨海盐区、响水盐区、大丰盐区等,各盐区设立帐房; 四是完善了整个盐区滩地的制卤、保盐保卤、排淡等生产设施,大大提高了抗灾能力,提高制盐单产,年年夺高产,盐产量逐年递增,深受盐民的称赞及朝庭的褒扬; 五是创办了附属作坊,安排盐民家属搞副业,如盐席(苫盖盐廪) 作坊,竹签(固定盐席)作坊,麻绳(固定盐席)作坊、木器(制卤滩地用具,如风车、水车等) 作坊、铁器(兵器、生产工具) 作坊等,使制卤晒盐生产用具、保卤护盐物料能自给自足,节约了大量的生产开支,受到朝庭的多次褒扬。为了减轻盐区负担,常青及夫人倩儿带头过生活俭朴的日子,不拿盐民一针一线,粮食蔬菜自己开垦种收,还养猪养鸡等,在他的带领下.两淮盐督府的生活自给自足。常青、强生、大海及其它同僚们,也经常深入盐民家中,访贫问苦,促膝谈心,通过与盐民们亲密接触,逐渐喜欢盐区的民风民俗,爱吃盐民们制做的美味,如沙光鱼汤,鱼干饨肉,水煮白米虾、海英菜、蟹渣、泥螺、锅帖、水煮小鸟蛋、盐滩香蘑菇、茅针等等。

                           倭寇盘踞杏花岛

     杏花岛,顾名思义就是该岛上杏子树多,每年春节,满树的杏花,香气袭人,故取名为杏花岛。杏花岛是两淮盐区对应范围海面上唯一的岛屿,岛上常有渔民在避风、晒网,过往的南船、盐船也有在岛上稍作修整,岛中心有一小湖,通常收集的雨水,可供岛上居住的人畜饮水。岛四周为陡峭的石壁,石壁下水深百尺,可供大小船只停泊,是天然的渔港码头。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东南沿海浙江福建一带的倭寇,在戚继光、俞大猷等指挥的大明军队打击下,予以重创,前后在兴化、涔港、台州、仙游等重大战役中,歼灭倭寇多达一百多万之众,最后倭寇首领长谷太郎如丧家之犬,亲率残余部分开赴深海躲避,并将伤员全部扔进了大海,将收陇的两万余倭寇分成两路,一路由长谷的副手石原带领一万倭寇向广东潮州海域进发,试图保存一点种子,后在潮州近海海域遭俞大猷将军伏击并全歼。另一路由长谷亲自带领剩余的一万二千余众,乘座二十四艘大型五帆船在海上一直北上航行,寻找栖身之地,当航行至黄海近海杏花岛海域时,长谷眼前一亮,于是决定先登上此岛立足,并妄想以该岛为根据地,以图今后发展壮大。长谷一向老奸巨滑,老谋深算,此时他已是惊弓之鸟,在海上航行时,他下令除水手以外,其余人等一律藏匿在舱里,不许登上甲板暴露,大明海防前哨也难以估摸船上人数,在距离杏花岛二十海里的地方抛锚停泊,观察杏花岛上动静,确认无大明军队把守时,再行登岛。是日,黄海前哨哨卡急速禀报两淮盐区吴总督,在杏花岛东面二十海里处发现二十余艘五帆大船,根据船帆上的符号和标志,确定船的主人是侵扰东南沿海多年的倭寇。人数按照每艘五百人计,  总数达到一万两千余众,接报后,常青立刻召集陆强生和刘大海等盐督府同僚商议对策,决定第一步,先撤回杏花岛上所有民众,通知过往渔船、商船不得靠近此岛,以避免无故伤害; 第二研究对策,准备将倭寇剿灭之,从今儿起日夜演练所辖各兵种,装备军械; 第三,派员去浙江拜见戚继光将军,讨教杀倭良策; 第四,加强海防前哨巡逻侦察。一有情况及时禀报。并将倭寇活动情况及应对计策上报朝庭亦通报附近各府。就在当晚,信鸽将撤回指令下达到杏花岛,岛上三千民众乘着夜色,连夜往返忙碌着,将民众与粮食全部撤回至盐谷关内并安顿好。

    长谷在二十海里以外观察三天,从瞭望镜里未发现可疑迹象,于是先放下几艘小船登岛探路,确认岛上无大明军队把守,船队才放心地航行至杏花岛码头,并小心翼翼的停泊好船只,登岛暂栖修整。登岛后,长谷见岛上空无一人,并无一粒粮食,当时就气急败坏,叫来助手桥本和山田,“船上的粮食先搬下来吃,过几天必须上岸筹粮,岛上的牲口家禽可逐步宰杀充饥”。晚上,长谷照例在火把照耀下,喝酒寻乐,身边少不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倭寇。山田其实是浙江明州(现宁波) 镇海人,原名陈东海,人称陈麻子,早年为台州海域之海盗,后来连人带船投奔了倭寇长谷,长谷给他起名叫山田,陈大海作恶多端,为虎作伥,浙东沿海地区人们曾饱受他的祸害,对他早已恨之入骨。

                           盐谷关严阵以待

    由于黄海沿岸的大明战船数量较少,只有海州、通州府有部分战船,且破旧不堪,还不如倭寇的战船先进,两淮盐督府是新建制,又未置海军,攻岛夺岛剿倭几乎不可能,唯一杀倭的机会就是在陆地上。两淮盐区共有三个关口,一曰盐谷关,一曰云梯关,还有吕泗卫,而盐谷居中且最大,就在杏花岛的正对面,顺风航行一个时辰,就能直抵码头,可以泊船登岸。盐谷关又繁华人多,粮仓就设在关内一隅,粮食屯集最多。长谷一万余众在岛上苟延残喘,吃饭饮水都是难题,吴常青等人判断长谷要不了多久,肯定登陆抢粮抢水,而且可以基本确定长谷在盐谷关登录,至时,集中优势兵力,一鼓作气,竭力全歼。

     但是,两淮盐区属于黄河泥沙淤积而成的平坦宽阔地带,地处苏北(江苏)平原东侧,没有高山丘陵,森林竹海,不易伏击,正面战场布置难度较大,更何况,敌众我寡,倭寇多达一万二千余众,两淮盐督兵营只有两千人,加上盐勇两千,也不过四千人,而盐勇的战斗力较差,岂能与穷凶极恶的倭寇相提并论。吴常青、陆强生、孙大海人等一筹莫展,寝食难安。就在此时,朝庭兵部战书快马送到,书日: 两淮盐督府暨吴常青总督: 倭寇滋扰我大明东南沿海多年,现已被戚继光俞大猷等剿杀得所剩无几,只有倭首长谷余孽万余众逃至杏花岛,今调通州、泰州、淮安、广陵、海州五府精兵各一千、盐渎县精兵两千,并调浙江镇海卫杀倭勇士一百及兵器若干,令盐渎县令亦前往两准盐督府协助,所调官兵归汝等统一调遣,望汝等戮力同心,奋勇拼杀,一举全歼来犯倭匪! 嘉靖四十四年五月十日。接朝庭兵部军令后,吴常青等一行甚是高兴,次日,盐渎县令桑鹤龄“不请自到”参与两淮盐督一同研究杀倭计策,不日,浙江镇海卫勇士在万保全将领的带领下,一百勇士,日夜兼程,长途跋涉,来到两淮盐区,并携带由戚继光将军研制的杀倭锐器,狼筅三千柄、虎蹲炮一百门,竹箭十万支,戚家刀三千余口,两淮盐督府及长青大喜,增强了杀倭的必胜信心。次日开始,按照万保全将领的方式训练所有军队,传授狼筅、虎蹲炮等军械的使用方法,编制阵形,操练各种阵法,如戚家军的鸳鸯阵法、车阵法等,并将盐谷关内的粮囤里的粮食全部转移至安全地方并藏匿起来,空粮囤保持原样,亦或装盐填满,亦或埋伏士兵,粮囤外写上大字“粮”来迷惑倭寇。

     经过常青、强生、大海、鹤龄、保全等反复研究,最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杀倭计策: 主战场就在盐谷关内,利用盐谷关的地形地貌,因地制宜。第一轮拟采用水牛打头阵:盐场人习惯用水牛干重活,为了防止盐池板渗透卤水,需用水牛拉着大型工具对盐池板进行和、耙、压,水牛较多,拟集中一千头水牛,水牛集中后派有经验的人员日夜不停的训练,先让水牛拉着耙框和石滚隐蔽在盐廪背面,战时,鞭打快牛,千牛狂奔,水牛如潮水般的冲入敌阵,水牛阵连踩带刮,力求最大限度的杀灭倭寇有生力量,挫其锐气; 第二轮炮杀,由戚将军发明的虎蹲炮,专杀倭寇集中点,将一百门虎蹲炮隐蔽在海堤南侧的洞穴里,洞口用观英柳掩饰,战时,炮口对准倭寇背后猛烈的轰击; 第三轮,箭杀,水牛阵加炮击过后,倭寇阵脚乱了,埋伏在盐廪穴洞里的弓箭手起身射箭,刹那间,万箭齐发,连挫倭寇之士气; 第四轮: 全体出击,手持狼筅、长矛、戚家刀等长兵器杀向倭寇,因倭寇一般均使用长刀,俗称倭刀,故杀倭也要用长兵器,否则贴身撕杀不占优势。如倭寇垂死挣扎突破盐谷关防线,外围由盐勇在河边捕杀,除盐勇以外,还布置由强壮盐民手持铁叉、鱼钗等长工具,或十人一组,不停的日夜巡逻,发现倭寇或化装成盐民的倭寇,一律洙杀。五百水兵潜入盐谷关外海滩的观音柳和芦苇丛中,待倭寇全部进入关后,火速关闭北大门,切断倭寇的退路,随及抢夺战船,二十四艘战船可是一大笔财富,必须完好无损的缴获并驶入云梯关内保存,战后上交朝庭处置。另外,盐谷关东南的吕泗卫及西北方向的云梯关守军,均按兵不动,谨防倭寇分散进攻登陆。战时,两关待接到会战盐谷关指令后,迅速出兵搜索前行,盐谷关战场结束后,再行派兵夺取杏花岛,整个盐谷关战场大致按照方案执行,如遇到异常情况,临时调整。

    盐谷关呈矩形地形,东西走向长,南北短,北大门对着码头,码头外便是深水航道,南大门外是吊桥,吊桥放下可让人马车辆通行,杀倭计策敲定后,接下来就是火速快捷的行动: 第一,吊桥放下,让一千余头水牛拉着耙框、石滚进入预定地点。第二,以盐廪作为掩体,在盐廪上挖穴藏匿弓箭手及竹箭,待倭寇全部进入盐谷关时,关闭盐谷关外大门,提起吊桥,来一个关门打狗; 在关外的海堤南侧挖穴,隐藏虎蹲炮及石子(炮弹),盐谷关两侧各五十门,战斗打响后,听令装填后点火开炮,给倭寇以腹背受敌; 盐勇们在护谷河底打下铁桩,水下拉起铁刺链,河坡支起鱼网,手持铁叉、长枪、长矛等兵器守候,发现倭寇越河逃蹿时,一律洙杀在河边; 水兵携带弓箭长刀蛰伏在码头外的芦苇丛里待命,一切布置停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次日早上五时,所有参战官兵在盐谷关点兵场集结,吴常青身穿红紫战袍和盔甲,手持方天戢威严地站在台下训话:  “长谷为首的倭寇,长期滋扰我东南沿海,戚继光俞大猷将军已经给倭寇以致使的打击后,十恶不赦的长谷倭首确盘踞我两淮盐区对面的杏花岛久日,朝庭命令我部,务必将倭寇全歼,我等今日宣誓,不杀灭长谷一伙倭寇,保我大明子民安危,保护两淮盐区,誓不为人!”台下官兵齐声高呼:“杀灭倭寇,保家卫国......” 众将听令: 左将陆强生领弓箭手两千,蛰伏在盐廪的穴洞,战时司机放箭后再冲下盐廪杀倭,携带二十万支竹箭。强生洪亮答道:  “是”,手持令牌带着队伍离开点兵场,安排布置伏击去了不提,右将刘大海: 引骑兵一千,指挥水牛阵,并正面交战....点兵后,各参军退下,雷厉风行,按照统领的指令到达指定位置,布置停当,严阵以待。

                        长谷侦察盐谷关

    倭寇一万余人在杏花岛上盘踞了数日,为了保存最后一点力量,也不敢贸然进攻盐谷关,眼看粮食和饮水所剩无几了,是日,长谷命令山田带几个人,化装成渔民,登岸打探情况来了。山田其实就是明州镇海人,长相丑陋,尖嘴猴腮,脸上有几个浅坑坑,着一身渔民衣服,小渔船靠码头停泊后,三人一起上岸,此时昊常青、陆强生、刘大海、万保全等正在查看防务,万保全一眼就看出了来人正是陈麻子,摩拳擦掌,怒目而视,长青朝保全使了个眼色,并自己上前询问道,  “船家,今天鲜活鱼虾多不多?”陈麻子答道“船上不少新鲜的”,随后问:“客官,这城(关)内堆那么多小山似的是什么货物呀?”长青笑答道:“船家,这可不能乱说,据说全是粮食,这里就是个大粮仓,是朝庭从外地调来的,有重兵把守!”陈麻子皱子皱眉头,随及就是走后,保全道:“吴总督,这人就是陈麻子山田,我真想一刀结果了他,他双手占满了浙东沿海民众的血啊!”。常青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保全兄弟,不急,报仇雪恨会有时”。陈麻子又分别到云梯关、吕泗卫探听了情况,均未发现类似的粮仓粮囤,于是回去禀报了长谷,长谷听说有重兵把守,叹了口气,随后又恶狠狠说:“重兵把守,那也要强抢,否则我这一万多人不能眼看着都饿死,等老天再刮东北风,我就亲率全体人员杀向对岸,夺粮抢水,也只有孤往一掷,战死总比饿死强。”

    第二天,长谷亲自乘五帆战船,航行到盐谷关码头外一华里处,架起了瞭望镜再次观察盐谷关内的所谓“粮囤”。盐谷关从海上望去,就是一道高耸的嵌铜钉的红色大门,两边都是三丈有余的海堤大堆,向东西两侧延绵伸展,关内有若干条“粮囤”,有长有圆有尖顶,长谷和山田一样,误以为盐大廪就是粮囤,一看心中大喜,这么多粮食,一定要攻进去,夺抢运到岛上,可以长久盘踞,并妄想有如此多的粮食,今后一定能重新壮大队伍。同时又派员去了吕泗卫和云梯关近海观察,均没发现有粮仓。于是长谷决定孤注一掷,来日集中所有兵力攻打盐谷关。抢夺关内粮食和饮水。

    话说长谷一行一万多倭寇,每天消耗的粮食和饮水不在少数,岛上能吃的家禽、动物也都宰杀后吃光了,这几天来,已经有几名小卒饿晕了,长谷看在眼里,发誓要亲自带领有战斗力的倭寇,攻克盐谷关,以解燃眉之急。

    话分两头,大战在即,两淮盐督府练兵一刻也没有停止,兵员、器械、物料等一切准备就绪,只欠东风。

                         盐谷关血战

    就在长谷亲自观察了盐谷关之后的第二天早上,海面刮起了东北风,并伴有簿雾,长谷决定: 只留家眷及孩子和三十名女卒以及在浙江福建沿海抢来三百余妇女在岛上,自己亲自率有战斗力的一万二千之众,分乘座二十四艘大型战船,向盐谷关顺风航行。海防前哨早已经禀报了总督吴常青,常青接报后立刻作出按照原定的计划不变,并强调必须等倭寇全部入关后再闭上关门,必须全歼来犯之敌,亲率身边的将士亲临现场指挥去了。五月二十日,卯时许,二十四艘战船依次停靠的盐谷关码头,长谷骑上白鬃高头大马,配双长刀,见盐谷关关门紧闭,急令桥本带大部人马攻下大门并冲进去,直取粮囤,自己断后随及缓缓进入关内。吴常青得知倭寇全部进入盐谷关,大喜,随着一声发令炮响,盐谷关后门被关死,前面的一千余头水牛拉着耙框,石滚怒吼着飞奔而至,桥本等打头阵的倭寇被突如其来的情形吓懵了,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躲闪不及,人员集中,无法疏散,顿时倭寇的惨叫声和水牛的吼叫声响成一片,倭寇有被牛蹄踩死的,有被耙框铁齿扎死的,有被石滚砸死的,死伤者不计其数。长谷心想中计也,遂拟后退冲出去,可是盐谷关后门已经关闭,随及,海堤南侧的一百门虎蹲炮一起现身盐谷关背后。刹时,炮声隆隆,石子横飞,眼看着一批批倭寇应声倒下,长谷长叹一口气道,“天要洙灭我等”,但是他迅速挥舞长刀,稳住阵脚,保持阵形,准备还击。就在此时鼓声响起,藏匿在盐廪里的弓箭手探头立身,朝着倭寇万箭齐发,晕头转向的倭寇又是一排排倒下,长谷怒吼着再度组织反扑,四面八方的大明士兵冲进倭寇,杀声震天,整个盐谷关内惨叫声、兵器打击声不绝于耳,狼筅、戚家刀等专杀倭寇的兵械及万保全传教的鸳鸯阵法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倭寇的有生力量去除了大半。

    残余倭寇持倭刀冲向大廪,弓箭手拿起戚家刀应战,一排排倭寇被杀得滚落下来,埋伏在盐谷关排水暗沟里明兵,时不时向倭寇放箭,捅刀,倭寇全然不知对手在哪,就一命呜呼。盐谷关四角的角楼哨卡里明兵,同时也向倭寇射箭,倭寇发现后,跑过去,抱着柱子往上爬行,就要到达平台时,上面的长矛不停的往下捅,倭寇的尸体很快堆了上来,后面的倭寇直接踩着前面的尸体冲上来,长矛手竭尽全力以后,再也无力往下捅了。整个盐廪、地面、排水沟里都是血水,有水牛被倭寇刺中而流的血,有倭寇的血,真是血流成河。由于倭寇众多,一时难以被全歼。长谷、桥本、山田等头目一直躲在倭寇中间,由四周的倭寇保护着,战斗进行地十分残酷,此时,吴常青传令吕泗卫和云梯关守军火速前来增援。

                        长谷被生擒

   长谷声嘶力竭的命令桥本和山田,带着手下的残余倭寇分别向盐谷关东、西两面突围,刘大海带着一班人马向东面追击桥本,强生、保全带着另一队人马杀向山田。长谷见大势已去,遂策马向吴常青杀将过来,常青的左右欲向长谷拉弓放箭,常青打了个手势予以制止,自己扬起方天戟,两腿猛蹬枣红马肚皮,爱骑嘶叫一声,象在弦上箭,“嗖”一声就飞一般的奔过去。两马贴近时,只见长谷右手扬起倭刀,白光一闪,对准常青劈将下来,常青看得清楚,身板一转就闪开了,紧接着长谷左手抡起另一柄倭刀横扫过来。常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起方天戟挡过去,就只“咣当”一声,火花直冒,长谷感到很吃惊,打心眼里佩服眼前的后生。就这样你来我往大战二十多个回合,不分上下,常青也感觉倭首确实非等闲之辈,刹那间,常青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做发个假动作,故意漏了个破绽,戟准备逃离。长谷想抓住战机,追将过来,谁知常青猛然转身杀了个回马枪,抡起方天戟,劈头砸下,长谷躲闪不及,只好举起双刀阻挡。谁知长青的力大无比,就听”地一声,长谷双手被震得又痛又麻,双刀掉落在地。长谷显露出一丝沉沦和呆滞,说时迟那时快,常青抓住杀机。又抢起方天戟向长谷的马肚子拉了一下,白鬃马肚皮顿时裂开一道长长血口子,当急猛失前蹄,将长谷重重甩了个狗吃屎。常青见机“霍”地纵身跃下,双膝压在长谷身上,随及抱起右拳狠狠地砸在长谷下巴上,顿时“啊”的一声,长谷下巴脱臼了,痛的动弹不得,旋及,常青的右拳照长谷的腹部又猛烈一击,长谷又嚎叫一声,卷曲着身体,毫无还手之力,常青道:  ‘拿绳将这畜牲绑起来”长谷败北被擒随后被戴上镣铐关进了囚笼不表。

    埋伏在盐谷关外芦苇丛中的水兵,接到指令后,立刻关闭北大门,并用木头石块封死,切断长谷逃跑的后路,随及就向长谷的战船潜去,每只战船上都留下几名倭寇守护。水兵们潜到船边不远处,搞出点响声,倭寇警惕性很高,听到响声,惊慌地都提刀过来想看个究竟,水兵们跃出水面,对准倭寇一齐放箭,大部分中箭掉落海里,这时水兵们一起跃上甲板,拔出长刀,与船上残余倭寇抡刀拼杀,一个时辰不到,所有战船上的倭寇全部被歼,战船全部被夺取,按照常青的布置,只留下一艘,其余战船又扬帆驶向云梯关保存。

    就在此时,广陵(今扬州)漕运部押运行耳闻盐谷关剿杀倭寇,功夫教头邢国咸邢师傅带领十位徒弟(押运师)正好赶到,常青接见后,立遣邢师傅一行去西边支援陆强生。

                        桥本突围后毙命

    桥本带着一部分残余倭寇向东面逃蹿,经过短兵相接后,终因倭寇众多,刘大海的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情急之下,突围的倭寇纷纷跃入河中,向对岸游去。早在对岸守候的盐勇们手持铁叉鱼叉等锐器,将一批批倭寇刺死刺伤,河水都染红一片,受伤的倭寇在水中挣扎几下,就沉下去了。桥本见此情形,下令活着的倭寇,集中往一个点上冲向岸边,前赴后继,最终,有部分倭寇在桥本的带领下,突破盐勇在河边的封锁线,向东逃散,刘大海带领一批士兵,追赶上来。顿时杀声大作,二百多人在盐池上拼命撕杀,盐民们见状,纷纷自愿拿起鱼叉、铁铣、长木棍等一起参战,几个倭寇被逼退到盐滩提水的风车下面。一位老盐民冒死冲向风车的刹车鼓,拔掉刹销,风车顿时转起来,桅杆一连打倒了几个倭寇,其中一个倭寇,被帆绳缠绕后,无法脱身,随及被风车带上了“天”后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命呜呼。老盐民又拿起帆杆与倭寇搏斗,打晕了两个倭寇,自己身负重伤,倒在血泊中,后被刘大海等救起。

    另有十多个倭寇逃蹿至盐席坊围墙外,准备翻墙入室,盐席坊均为编织盐席的女子,这些女子均未见过手持长刀的倭寇,听说被倭寇包围了,早已吓得直打哆嗦,盐席坊主持孙君儿(陆强生妻子) 勇敢地站出来道,“大家不要怕,也不要慌,先把大门关紧闩牢,拿起剁柴的坎刀,铁棍、木棍等候着,翻越墙头进来一个,杀一个”。别看她一位江南女子,危急关头有主心骨,说着说着,有两个倭寇同时期墙进入,刚落地,几十位妇女一涌而上,未等站立,就被剁成肉泥,外面的倭寇一时吓懵了,过一会,感觉没动静了,又翻越进来两个,几声惨叫后,又归于平静。双方僵持半个时辰,刘大海带人杀过来,全歼了墙外几个倭寇,解救了盐席坊。这时,孙君儿突然想起了不远处的盐签坊,盐签坊是专门制作竹签,竹签,两头削得很尖并插入盐廪而固定盐席的,吴常青妻子王倩儿是竹签坊主持,孙君儿立刻带领刘大海一路奔向竹签坊,接近竹签坊的时候感觉气氛不对,走近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从盐谷关逃蹿出来的桥本一行十多名倭寇,已经占领了竹签坊,并将竹签坊几十名男女劫持,业已关进了一间大屋,桥本手提倭刀在门外狂吠,叫嚣要将他们全部杀掉,孙君儿、刘大海一行藏匿要观音柳丛里,悄悄观察竹签坊方向的动静。当倭寇的长刀架在王倩儿脖子上时,她毫无畏惧,并叫大家别怕,等待机会。就在这时,东边吕泗卫的守军接到增援命令,火速往盐谷关赶赴,路过此地,刘大海叫住他们,长谷老贼已经被吴总督生擒,现关入囚笼,令他们在此协助解救竹签坊人员。刘大海令弓箭手分散到墙院四周准备,忽然发现房顶上有一个天窗,于是吩咐弓箭手悄悄爬上屋顶,每人瞄准一名倭寇,领头喊:一、二、三,数箭同射,屋子里啊的几声,几名倭寇应声倒下。这时桥本闪身进屋,拉住一位姑娘往处跑,将倭刀架在姑娘的脖子上,嚎叫道“快来一匹马,否则我杀死她”。大海见状,为了保证那姑娘的安全,令手下牵一匹战马过来,放过去,桥本推开姑娘,将刀尖撑地,纵身一跃,跨上战马,两脚一夹,战马飞也似的奔出去了。大海见状,不能让这畜牲跑了,再祸害人类,遂也跨上战马,追随而去。大海使一柄戚家刀,追逐一阵子后,两马即将并排,大海飞身跃上了桥本的战马,从背后一把抓住桥本的衣领,猛烈往右边一扔,突如其来的动作,桥本一点准备也没有,竟然被扔下了地,就在桥本被扔下的一刹那,顺手抡起倭刀向上扫过来,大海说时迟那时快,翻身向马的右侧滚下地,躲开了这一刀。两人落地以后,桥本两手抱住倭刀左右,上下猛劈几十下,均被大海或躲闪开了,或戚家刀阻档。这时,  两人不知不觉打到盐廪根下,大海乘桥本抡刀之际,顺手抓起一把活盐,洒向桥本的脸上,不巧,细小盐粒击中桥本的眼球。桥本顿时眼泪直下。就在桥本一手揉眼一瞬,大海上前一个扫荡腿,将其倭刀踢飞,桥本气急败坏,嘴里发出噢噢的叫声,摆出了武士道架势,还融进相扑动作。大海原来在苏州观前寺学习的功夫正好使上,两人拳来脚去,打了近三十个回合,不分上下。这时,大海手下接将正好赶到了,桥本突然发力,猛烈一记重拳打中了大海的下巴,剧烈的疼痛,  使大海全身瘫软在倒下,但是头脑非常清醒,桥本见大海倒下了,随及来一个飞鹰扑食,跃起来压向大海身体。大海弯起膝盖,重重的往上一顶,桥本“啊”的一声,翻滚着落在地上,抱着肚子嗷嗷直叫。大海抬起头,只见脚边有一块狗头大小的石块,他用力蹲一下石块,石块飞转起来,正好击中桥本的后脑勺。桥本顿时七孔流血,一命呜呼,众人赶过来,下巴已经脱臼的大海,叫手下帮他正过来,顿时疼痛减轻了好多。东边溃逃的倭寇全歼。

                        生擒假倭寇山田

    山田及助手渡边带领一股倭寇往西北方向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逃蹿到西侧,一看无路可逃,横在前面的是一条宽阔的河面,山田命令渡边等倭寇冲过去。刹时,几百名倭寇纷纷跳进护谷河里,只听一声声惨叫,原来河底已经埋设了不少尖锐的铁桩、木桩、竹签等,  只有少部分倭寇淌到河对岸。对岸的盐勇们手持鱼叉、长矛不停的捅向倭寇,山田指挥倭寇集中一个点往河岸上爬,死伤大半以后,残余倭寇一百余众终于突破围堵,上岸后也不敢恋战,径直向西北方向逃蹿。早已经守候在西北不远处的盐蒿草丛中的陆强生人等,一声令下,  几百名手持戚家刀、长矛的大明官兵,冲出掩体,杀声震耳欲聋,山田一惊,吓得像丧家之犬,急令渡边带部分人向南逃跑,他带剩余人调头向北逃蹿。山田等人一直向北,北边不远处又无路可逃,只有一片白汪汪的高屯水库,容不得山田多虑,一个个象下汤圆似的滚落水中。由于水深十余尺,负伤的、水功差的,一会就下沉了。部分水功好的倭寇,径直向对面游去,水库对面正好由桑县令带一队人马守候,山田等剩余的倭寇在水库中游了一会后,突然腿下被软绵绵的东西缠住,怎么使劲也挣脱不了。原来是盐民们捕鱼撒下的大网,大网原来是张鱼的,正好捕获倭寇派上用场,桑县令与老盐民耳语了几句,老者登上了柳叶般的小舢板,猛荡双桨,舢板飞也似的驶向倭寇,接近倭寇时,老者手持鱼叉很准确的刺向每一个倭寇,被刺中的倭寇鲜血染红了海水,很快就下沉。老盐民嘴里不停的唠叨:“东瀛小儿,不在家里呆着,犯吾大明,祸害百姓,今送汝等一个个回弹丸之地”。不一会功夫,倭寇均杀了大半,其中一个青面獠牙尖嘴猴腮的家伙会说中国话,老者问:“你就是陈麻子山田? 那家伙“嗯”了一声,老者将山田按在水里喝饱了水后,拖上小舢板,山田象死猪一样躺着,不停的吐水,他继续荡桨刺杀了所有缠在渔网上倭寇,回到岸边,桑县令将山田捆绑起来,打进了囚笼带走! 再说: 渡边带领十多名倭寇向南逃跑,避开了陆强生等人的追捕,一路来到了一个叫裕华的生产区域,只见前面有一户盐民家,渡边一行又饿又渴,于是一涌而上,开始抢盐民家的饭菜、饮水,与盐民发生争夺。渡边一行恼羞成怒,杀了盐民一家,吃饱喝足后,继续向南逃蹿。这时,广陵漕运押运行邢国威师傅一行往北搜捕,由于渡边等人着倭寇服饰,穿长衫,戴风帽,握长刀,邢师傅一眼看出了前面一行人等就是倭寇,号令随行人等做好杀敌准备,靠近时,邢师傅问:“来者何人?”渡边不着声,举起倭刀就劈将下来。邢师傅提刀一挡顺手一推。渡边后退了好几步,渡边双目圆睁,抡起倭刀左右开攻,均被邢师傅闪过去。其余师傅也与倭寇拼搏起来,顿时喊杀声,刀剑撞击声不绝于耳,邢师傅原来是广陵平山寺功夫和尚,是押运行聘请过来传授功夫的师傅,听说盐谷关杀倭,他亲自带着徒弟们助战来的,正好遇到逃跑的倭寇,邢师傅大喊一声:“徒弟们,杀”抽出宝剑,与渡边拼杀起来。渡边是倭寇里面功夫最好的教头,善长空手道和长刀,今天正好与邢师傅棋逢对手,他俩人你来我去杀了几十回,均难分高低。这时邢师傅大徒弟被一倭寇刺中了,邢师傅抽身侧面一剑,刺中了那名倭寇,倭寇“啊”地一声倒下了。渡边又劈向了另一名徒弟,邢师傅怒不可遏,左手挥剑向渡边刺来,右手从怀里掏出飞镖随手一放,打中了渡边攥长刀的右手。渡边嚎叫一声,长刀落地,邢师傅随及一个就地十八滚到渡边跟前一剑封喉。渡边倒地毙命,邢师傅又带领徒弟们奋勇拼杀,就在这时,陆强生带人赶到了,一阵撕杀,这股逃蹿的倭寇全部躺下了。至此,西边溃逃的倭寇也被全歼。邢师傅这才抱住重伤的两位徒弟,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运功治疗。陆强生将受伤的师傅驮上马背,带领邢师傅人等撤回不表。

                       杏花岛解救姐妹

    吴常青分析,长谷是个老谋深算久经沙场的倭寇头目,杏花岛上肯定另有名堂,于是带着万保全等一百余号官兵,换上倭寇的衣服,戴上倭寇的风帽,着倭寇一身打扮,乘座缴获的战船,向杏花岛驶来。两个时辰之后,船已经接近杏花岛,当常青等人在甲板上看到岛上的景象时,大伙都惊呆了,岛上竟然有三四百妇女,还有三十余众配倭刀的,即所谓的女倭寇。常青令一名会说日本话的士兵对岛上喊话,“长谷打了大胜仗,回来带她们去取粮食”,用来麻痹女倭寇,果然饥饿难忍的女倭寇听说有粮食,立刻兴奋地站到码头这边。接近码头时,常青命令弓箭手射箭,三十多女倭寇刹那间中箭倒下大部分,剩余的小部分拼命四处奔跑。常青等人登岛后,立刻冲到院内到处追剿倭寇,受伤的,跑得慢的均成了常青等人的刀下鬼。这时,三百多名妇女,冲到大明勇士面前,一起跪下哭诉着说,“亲人,我们都是浙江福建沿海的老百姓,是长谷山田这些天杀的抓来的”,常青大声对着大伙道,“姐妹们! 你们是无辜的,今天就是来解救你们的,带你们回家”,其中一位妇女说:“长谷的女人孩子在后院,我带你们去杀”,常青向保全使了个眼色,保全会意点下头,带几位手下一道去后院搜捕,到里屋时,只见一位女倭寇怀抱着一小男孩,身边站一女孩,引路的那位妇女道,“这就是长谷女人和孩子”,话音刚落,长谷女人“嗖”一刀杀了身边的女儿,旋即又将怀里男孩扔向保全,就在保全接住她孩子的时候,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旁边的随行勇士同时都拔刀相挡,并展开近身肉搏。不几时,女倭寇倒在血泊中,常青指引被掳妇女登船,保全出来扫视一下人群众,突然眼前一亮,大声喊,“阿丹! 阿丹!群中一个骨瘦如柴衣衫破烂的小姑娘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哥哥,她用微弱哀声说道:“哥哥! 你怎么来了”,说着就一下扑到保全的怀里,眼泪啪啪往下掉,就在这时,保全忽然对他小妹说:“阿琼有消息吗?”阿琼是保全的未婚妻,就在他俩即将成婚的前夕,陈麻子伙同倭寇长谷袭击了镇海沿海村庄,并抓走了阿丹、阿琼等几十位姐妹。阿丹等被抓上船以后,与船上的两百多妇女关在一起,她们都遭受非人的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长谷还让一百多名女倭寇打骂、污辱、体罚她们,有几位不堪忍辱的,乘机投海了。这时阿丹带着哥哥等人,一起往后院再去寻找阿琼等人,只见后院角落里有一间房子门关着,听到里面惨叫声,保全挥手让手下人帖近门缝往里面看去,有两名女倭寇劫持了几位妇女,其中一位就是阿琼,保全等人踹门而入,两倭寇推开人质,挥刀杀来,保全眼明手快,三花两绕就杀死了其中一个,另一个见势不妙,遂举刀劈向阿琼,保全上前举起长刀猛挡,只听“咣”一声,女倭寇的倭刀被振掉了,保全顺手抽刀横向一扫,女倭寇的腹部被拉开了,应声倒地。阿丹上前拉着受伤了阿琼的手,一起与众人往码头方向赶去,常青看人都齐了,下令起锚开船回府。在船上,常青想长谷夫妇虽然十恶不赦,但是孩子是无辜的,于是将孩子带回来。

                    吴常青人等扎根两淮盐区

 盐谷关大战结束以后,常青看了战绩报告,伤心地流下了泪水,虽然全歼了长谷倭寇,但是两淮盐督兵营及附近各府的援兵也死伤不少,他们戮力同心浴血奋战,为两淮盐区的平安、为沿海百姓安居乐业做出了牺牲。大明百姓不会忘记的,朝庭不会忘记的。盐谷关胜利,标志着大明朝才真正彻底剿灭了东南沿海的所有倭寇,一个长达两百多年、数量最多达一百多万的倭患结束了,还我东南沿海民众一个清静的生存环境。抗倭英雄不光是戚继光、俞大猷,还应该有吴常青等人。
     不日,朝庭嘉奖令下来,分别对吴常青、陆强生、刘大海、桑鹤齡、万保全等人予以嘉奖,官升两级,并下发了不同的奖品,朝庭有意调吴常青回苏州府任职,被常青婉拒,常青已经深深的恋上了两淮盐场这块热土,这两淮盐区,有吃不完的海鲜,野鸟蛋,淮南有丹顶鹤、有麋鹿、有獐等世界仅有的动物,淮北有花果山,水濂洞等奇观导景。强生夫妻也愿意留下来了,刘大海经常青夫人保媒,与被解救出来余秀秀成婚,也留在两淮盐区。
    盐谷关缴获的战船多达二十四艘,许两淮盐督府留下两艘自用,其余由朝庭军部划拔给海州府、通州府海军使用。
  长谷的儿子,还在襁褓中,尚不会说话,常青了解到盐民徐正喜夫妇年纪四十有余,膝下无子无女,就亲自将长谷儿子抱过去,并没有说明孩子的底细,亲切地说:  “你俩一定要将这孩子培养好,将来做一个堂堂正正地大明人和两淮盐区人”。徐正喜夫妇不胜感激,叩头谢恩。后来这孩子长大了,不负众望,名叫徐明国,人品佳,聪明过人,六岁会背诵唐诗三百首,后官至两淮盐督府总督。
    是日,倭首长谷太郎、陈麻子山田的囚笼,在两淮盐区及盐渎县大街游行,所到之处,盐民及老百姓向这两个罪大恶极匪首,扔盐块,投小鸟蛋,是日,朝庭达了斩杀令,长谷、山田被推到乱坟岗斩之。
    几日后,两淮盐督吴常青叫来万保全并说:“盐谷关全歼倭寇,汝等浙江籍一百将领立下了汗马功劳,不知日后有何打算?”,保全道“总督过奖,剿灭倭寇是吾等大明军人的天责,再说了,江浙乃一家人也,容吾先浙江镇海卫复命,妹妹阿丹和未婚妻愿留在两准盐场,或编织盐席,或制作盐签,可否?”常青笑着道:  “好,随时欢迎汝归来!”,保全回镇海卫复命后一个月余,又回到两淮盐督府,常青拜其人为兵营副统领兼盐察,并于一个月后与阿琼完婚,后因接受私盐商贩贿赂被处革职遣返原籍。
    盐谷关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两淮盐督浴血奋战,剿灭倭寇的事迹载入了史册!

 

 

 

 

 

 

 

 

 

 

 

 

 

 

 

 

 

 

 

 

 

 

 

 

 

 

 

 

 

 

 

 

 

 

编辑: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