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入数据...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深入挖掘盐文化内涵,搭建好自贡文化旅游平台,实现自贡文化旅游经济可持续发展
——在自贡市政协特邀小组会上的发言(2010.2)
[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  [手机版本]  [扫描]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6日
  查看:3
  来源:自贡国画院院长 曹 念

    自贡作为向大城市跨越的前进中城市,历代领导和有识之士曾经在打造自贡文化平台做过许多有益的探索,有许多探索至今还在焕发出很强大的感召力。比如“盐、龙、灯”三大文化特色理念的提出,“自贡城市文化精神”的研究;“打造旅游目的地”;“盐帮菜系列”的推广;“恐龙王国世界地质公园”的申报‘“南国灯城”的不断推进;区县近年整治出来的“自流井老街”、“王家大院”、“贡井大公井”;民间的“盐商文化研究”等等。都在为探求自贡地方文化旅游发展不断的开拓进取。特别是“盐之都、龙之乡、灯之城”三个基础理论的提出,成为近二十年自贡城市文化品牌建设的推动器。已深入到家喻户晓的文化理念。
    我们要感谢那些在搭建自贡城市文化平台做了大量基础工作的人们。
    但是,当今的自贡,盐化工业已不再是全国或全省唯一的了。而盐的国家专控性永远不可能在价格和市场上参考其他行业的竞争。“工业强市”的理念还不完全可以与其他城市发展并驾齐驱。而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多元矛盾下,文化产业蓬勃兴起的当今,已成为经济建设发展的推动器。自贡如何能找到一个推动自贡地方经济又可以利用、保护历史文化的任务,就历史性的摆在了我们面前。
我们目前的城市文化现状是什么样的呢?
    “盐之都、龙之乡、灯之城”的理念在前二十年对自贡城市发展是有推动作用的。他起码集中的总结出来了自贡文化特色的基本点。但他只是一个基础性理念。导致出三张牌的轮番出牌,从“南国灯城”到“世界地质公园”到“鑫海井”开发,一直影响到自流井老街、三多寨、大公井、盐帮菜的开发……等等。各种各样的文化都在这三个理念下演绎。他五彩缤纷而又并不明确的。直到2009年联合国在芬兰召开的关于城市规划的年会上,北京大学教授的发言《自贡盐文化在城市规划中的运用》,在世界城市规划领域里,把中国四川一个中等城市放到了世界城市规划研究的前沿。自贡在相关的城市文化研究中一下成为了世界研究的前沿视野。
    我们回首来看我们前些年的城市文化理论构建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文化建设和经济建设在交替错位。具体体现在对经济建设理念很多靠一时的灵感来拍板,而文化建设理念的提出恰好又喜欢以经济实力来打造包装。导致经济建设理念口号每一个时期由于领导人不同,感觉不同而理论指向不同。而文化建设却在重金包装下推出,因而不能持续发展而不能形成产品,无论是每年打造的“南国灯城”还是某一二个文化形态项目,自贡都没有形成文化发展的基因。由于灯会的特殊性和制灯公司的开拓进取稍有规模外,离文化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更难说脱成裂变核心。无论是“美好人居环境打造”、还是“旅游目的地”建设,都如同一个又一个光环闪亮而过。
    自贡的文化打造成为了一个“好听、不好看、不好耍、不好做”的事。
我们看到,自贡由于交通建设的长足发展,大动脉交通网马上会形成,过去“笀肠交通”的说法在新交通互联上大大改善而颠覆。向川南、农村的交通变革带来的飞速发展高峰即将来临。自贡文化发展的曙光已出现在古老天车顶上。一个可以带动经济走向更广阔领域的精灵飞翔在我们上空。
在好大形式下,我们随便选出一些问号来问。
    我们的停车场准备好了吗?
    我们的旅游网络准备好了吗?
    我们的文化兴奋点准备好了吗?
    我们的文化构件项目准备好了吗?
    我们的城市文化理论/思想研究成果准备好了吗? 
......
站在这个讲台上,作为政协委员,说出我们的思考,为领导决策提供依据,正是我们的本质任务。
在此,我们说出心里的想法:
    一、 提议再次组织动员学者、专家和有识之士们,研究提升“盐之都、龙之乡、灯之城”的文化内核,为打造城市文化构件提供更准确的理论依据。
    我们初步认为:三大文化的基本内核是“盐文化”。应以“千年盐都”为领航带动城市文化建设的展开,而“灯文化”是从盐文化中衍生的,是和盐帮菜、古盐道、井盐遗址、会馆文化、祠堂文化、盐商家具等一样,是盐文化的外延。而盐文化所延伸的许多领域还没有挖掘够,还可以深入去发掘。
    “龙之乡”是相对于独立在科学与文化边缘的,是与地址科学相互作用的另一类文化,是可以衍生出另一种文化类别的。
    建设城市文化和建设城市经济一样,有长期的战略发展目标。下届领导不能随意的凭感觉否定上届领导所提出的或已开始执行的战略构想,一定要在科学发展观的严格意义上坚持形成可持续发展战略。
    我们认为:城市文化不是打造的,他是积淀的,打造文化品牌是为城市文化积淀更加丰富而行的。文化本身是一种运动着的意识形态,是要靠一代代积淀才可能形成。因而,否定一个文化也不是靠一个轰轰烈烈的运动或一句话可以丢的掉的。无论什么样的文化理念,一经论证认定提出后,就要不断地去丰富和积淀。比如:我们否认“盐卤浴”规模太小要求停止重打造。可现在连更小的影子也见不到了。更不 要说发展。大的东西是由小的开始的。我们近年里看到过打造得很轰轰烈烈的大的文化形态,可在今天回首一看,都如流沙之塔一样,积淀不住。
    我们建议:立定一条心,深入挖掘对盐文化的梳理,找出唯一一个核心,纲举目张,一代一代去完善。
具体建议是:
    A、 建设一个盐文化主题公园。将井盐生产流程/文化遗址/盐文化符号(比如天车、煎管等分散的盐文化文物)集中在这一个地区内,实施真正的保护,研究利用。像恐龙公园一样,研究与旅游同步。将吉臣井建成井盐科技馆(场)、将盐业历史博物馆分流。充分发展西秦会馆精致建筑与盐商精华文化群(家具、字画、工艺品、戏剧、家谱、文史)一条街的作用,使建筑与文化多层次配合。
    B、 利用新的城市交通网络,建立“三井合一”人文景观线。把“好听、不好耍、不好看”变成吃、玩、购、住的精品区域。
“三井合一”指大安的鑫海井、自流井的“自流井”、贡井的“大公井“概念合一。其从恐大路到同心路到长征大道可形成整合板块,每一个板块可再分出若干小板块。贯穿其中许多名胜名产品,恐龙馆,大安牛肉,烈士陵园,吉臣井,同兴路,老街,西秦会馆,张爷庙,收藏一条街,西山公园,张家公园,大公井,平桥瀑布,艾叶滩,还有扎染、龚扇等都在一条线上。灯博馆、东方广场都等可以带动。
    C、 寻找突破口,重新打造的盐文化为中心的新消费基地。夺回“盐卤浴”制高点,加大“盐帮菜”推介、建好盐商会馆(王家大院、三多寨、吉臣井、檀木林宾馆、贡井老街、自流井老街)形成的为中心区域的建筑遗址群落保护。使来者有可以参观留下的可能。
    D、 发展新的热点,形成全方位的盐文化消费圈。
比如在史料中记载的“青城的道教宗师张天师出道前曾在自流井地区挖井烧盐”,这样的新的热点消费、制造消费点。可以补充盐文化战略布局。
    E、 进一步推动盐商文化/城市精神/城市规划中的盐文化符号的研究工作。向更深入的盐文化理念研究进军。
具体建议是:广泛地向社会征集各种研究成果。召开高、中层次的盐文化论坛。向民间团体提供经费,提出研究课题。总结成果向社会推广。政协的调研项目,文化局,旅游局每年的项目都有相对集中在以盐文化为核心中来,形成合力。 
    F、 加大对盐文化软构件的建设力度。比如戏剧、歌曲、美术、文学作品的形成。我们可以听到《神奇的九寨》、《蝴蝶泉边》、《太阳岛上》《我爱五指山、万泉河》等等地域旅游歌曲,看到《刘三姐》的舞蹈对地域文化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自贡的艺术家已在闯出这条路,但他们更需要更大力度的支持,他们的盐文化文学作品,音乐歌曲,舞蹈戏剧,美术书法需包装上市,推广到更广阔的思想领域。我们的自贡也有王锡仁,郭敬明,潭维维这样大的名家来表现自贡。

     特别是过去教育部门很成功的中、小学乡土教材和乡土教育的发展,切不可以因其他任务而放弃。

     总之,自己的文化建设就是集中全部力量到盐文化为核心的平台上来。挖掘盐文化历史,搭建新的高度,用以推动文化发展,带动地方经济建设。

编辑: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